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我真不是仙二代 > 第137章 道友,你运气真棒
    安不浪再次回到五个通道交汇的墓室中心。

    财宝,丹药,术法,功法,都被他打通关了。

    现在就剩下唯一的一个通道:阵法!

    安不浪又想起了绿葵的话,白王曾在修行文化昌盛的白灵帝国闯下赫赫威名,修为更是达到了神海巅峰的层次,相对于安不浪目前的境界来说,倒也算得上是个强者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在这里布下的阵法会那么强,那股神秘的神魂力量,更是让他一度陷入险境之中……

    安不浪知道,一旦走入阵法大道,直面白王的残魂,他将面临未知的危险,足以威胁到他安全的危险。

    若是普通人,知道这个事实,心底早就打退堂鼓了,特别是做了以上一系列事情之后……

    但不知为何,安不浪的心却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白王还活着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有趣的人,死了倒也怪可惜的。”

    “来都来了,不如去会会他?”

    安不浪轻抚了一下下巴,自顾自地点头道:“虽然有点危险,但修行之路,哪能一帆风顺?再说了,我安不浪底牌众多,难不成还不能浪一波了?底牌多的浪,就是稳!”

    他成功说服了自己,然后迈开脚步朝阵法大道走去。

    在踏入阵法大道的一瞬,他就知道,自己已经落入了阵法之中。

    阵法很不错,并且从构造来说,也称得上精巧。

    安不浪饶有兴趣地感知和剖析着阵法,一步步朝前方走去。他的每一步,都踏在阵法的关键节点上,让阵法连对他产生敌意都做不到,反而被他的脚步挠得轻轻颤动,似乎很舒服。

    他就这样一路行走着,极其自然,极其的平和,仿佛与世无争的高人,很快就走出了暗藏杀机的阵法范围,穿过了阵法大道。

    乳白色的光芒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崭新的世界,出现在安不浪的眼前!

    这是一个极为巨大的圆形白石平台。

    圣洁,宁静。

    一个古铜色的棺材,静放在圆形白石平台的中央,棺材周围长满了奇异的紫色灵草,轻轻摆动,似乎在朝他招手。

    这是玄级高阶天材地宝,增灵魂草!

    居然有那么多!!

    安不浪舔了舔嘴角。

    要不,凭本事把这些草全部都拔了?!

    他记得自己还有个白龙马,这些草他吃不了,但白龙马却能吃它们,对修为是极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突然有风扬起。

    一道凌厉强大的剑光自上而下斩落。

    浩然剑气刹那间充斥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一个容貌普通,却自带一股强大冷峻气质的男子,出现在了棺材的前方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是虚幻的,手执金色虚剑,双眸沉静威严,白金战袍无风自动,给人一种十分英明神武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恭喜有缘人,能在财宝,功法,丹药,术法,阵法五个大道之中,获得阵法大道的历练,不得不说,你的运气真棒!”

    面容冷酷,气场强大的男子,突然露出了柔和的微笑。

    安不浪眨了眨眼,这是运气吗,他貌似全都要了啊,这是实力。

    “当然,你能够通过阵法大道的试炼,也证明了你的实力不俗,有资格获得孤的阵法传承……”

    “敢问前辈是……”

    安不浪看着眼前逼格满满,剑气萦绕周身的男子,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男子一甩袖子,双眸如剑望天,缓缓道:“孤就是这座陵墓的主人,曾经威名显赫,战力无双,杀得红河魔族们闻风丧胆,被誉为白灵帝国的小战神!世人皆尊称孤为白王,战场上的王者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有金光化为漫天剑气飞舞。

    男子的身上更是出现一股纵横战场,无人能敌的盖世气势。

    若是普通的修士,看到这场面,说不准就忍不住要对白王顶礼膜拜了。

    安不浪没那么夸张,但眼中也有惊奇之色。

    谁特么说白王只剩一缕不会攻击人的残魂的?

    这阵仗,绝对是想欺负谁就能欺负谁啊!

    稳!必须要稳!

    安不浪心中默默压下了原本想跟白王探讨墓地建设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安不浪,见过白王前辈。”安不浪见状恭敬行礼。

    一个真正的强者,就应该懂得控制自己,能硬能软,能屈能伸。

    “不错,见到孤后,依旧能够不卑不亢,风度依然,是个好苗子……”白王看到安不浪那不过于震惊和舔狗的反应,不仅没有生气,反而极其欣慰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金色透明长剑一扬,剑气再次暴涨,道:“看好了!”

    嗡~~~

    剑意扩散。

    白王身随剑动,当着安不浪的面开始舞剑。

    精妙无双的剑意肆意挥洒,将他衬托得仿若剑中王者。突然间,圆形白石平台上,有强大的阵法升腾而起,赫然是一道剑阵!

    刹那间,剑招与剑阵交融,变化万千。

    种种剑道异象开始显现,有高山流水,有一剑裂天,有狂扫万军……

    安不浪不知为何白王就在他面前跳了起来,但既然白王有那个兴致,他自然也乐得当个观众,就是不知道鼓掌合不合适。

    半刻钟后。

    白王的剑舞终于结束。

    他似乎有些累了,身子也变得虚幻起来,但依旧是气势磅礴,举世无双的模样,单手负剑在后,看向安不浪,声音威严且高大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安不浪神色一愣。

    怎么样?

    这是在征求他的意见吗?

    一念及此,安不浪当即神色认真道:“白王你那让剑招与剑阵相结合的点子其实是好的,对剑招的增益幅度也很不错,但剑招与剑阵的连接交融还是太生硬了,简单点来说,就是缺少了调和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被敌人找到两者连接的关键节点,将其破开,那么你不仅不会获得力量的增幅,还会受到自己剑阵的反噬,陷入危局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此外,你有一招剑道真意宛如大河落日,可在剑阵上却无与它相匹配的力量,导致剑阵力量无法与你的力量合理相连,这极大增加了剑阵正常运转的不稳定性,容易引发一系列连锁后果,建议更改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剑阵里的飞龙刻文,太过狂暴,与剑招结合虽可增幅力量,但却容易伤及自己的经脉和神魂,在这里,我建议你将剑阵的飞龙刻文改成潜龙刻文或阴阳交融的其他刻文……”

    安不浪在白王的面前侃侃而谈,神色十分的认真和真挚。

    白王那淡淡的逼势,渐渐变得凝固,表情从傲然,变成惊愕。

    这个小修……

    在说啥?

    他本想施展一下自己剑招与剑阵结合这种最拿手的本事,让眼前这个小修崇拜他崇拜得五体投地,对他赞叹滔滔不绝,然后求他传授阵法传承。

    但现在,这个小修在干嘛?

    居然在一本正经地指导他如何用自己最拿手的本事?!

    白王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被刷新了。

    他就这样傻乎乎地听着安不浪滔滔不绝,直到安不浪说完所有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?”白王不知道该如何生气了,只得瞪着安不浪,面露威严地开口道。

    安不浪眨了眨眼,好奇道:“你还有什么问题,尽管问。”

    白王嘴角微微地抽搐了一下,心中怒吼,老子是想要当你的老师,传授你传承,不是让你当我的老师!!

    他正欲发怒,不知为何,安不浪此前的话语,突然浮现在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交融生硬,调和力量,连锁后果,刻文修改……

    一个个缺陷,一个个建议……

    白王之前被说懵了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但这时候,仔细地回味着,却猛然地发现,自己的欠缺和不足,不正是像眼前这个小修士说的一样吗?!

    不仅如此,对方连一些缺陷的解决方案,都给想出来了!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白王话卡在喉咙里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,问吧。”安不浪神色友善地开口道。

    说到底,他和白王并无根本冲突,这里是白王墓,也是白王的家,他来白王墓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他就是来白王的家里做客,他就是客人。

    客人,就要重礼仪。

    对于主人的请求,客人也会友善地满足他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……”白王想了很久,才憋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他本来很想发怒,他堂堂白灵帝国小战神,什么时候轮得到一个小修士在这里指手画脚了?但冷静后,他发现自己发怒不起来。

    能够看到他剑招和剑阵缺陷,并且提出合理建议的存在,绝对不普通!

    “我啊?我叫安不浪,是白灵帝国学院的新生。”安不浪面不改色道。

    “仅仅是个学生?”白王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安不浪,半晌后摇了摇头,“不……我绝对不相信你是个普通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确不普通,我是优秀的学生。”安不浪点头道。

    白王深吸了一口气,他说的是这个意思吗?

    “安不浪道友,你方才真的是仅看一遍,就发现了我剑招和剑法交融的缺陷?”白王不敢将安不浪视为小辈,而是以平辈的道友相称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你又没施展第二遍啊。”安不浪觉得白王在废话,“况且你问我怎么样,不就是让我提看法吗?难道我的建议不对。”

    白王心头再次掀起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哪里不对了,简直太对了啊!!

    白王可是杀敌无数,遇到无数天骄大能,在白灵帝国闯下赫赫威名的顶级强者,威严和眼界那都是顶尖的,自然知道该面对眼前的场景。

    他毫不犹豫地飞到安不浪的面前,抓起安不浪的手,双手紧握着。

    “不浪前辈!!”

    “您是来救我的吗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