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章 身世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“出事?”陈默心里一惊。老人家年过九十,身子骨像是那年迈的老树。早就没有了支撑生命的力量,只留下空空的躯壳。一惊千疮百孔的身躯,经不得一点的风吹草动,稍有不适,便会造成最坏的结果。老人家隔三差五的就要往医院跑,以往也有过几次命悬一线。但像这次慌乱匆忙的,还未有过。陈默隐隐的有种不祥的预感,希望只是自己胡思乱想。
  一路上,陈欣悦都在不停的安抚着董兰:“没事的,奶奶不会有事的。”可说出来的话,连她自己也不相信。人到了这个年龄,已经是知天命。什么时候会离开,老人家心里也有数,不然不会让九姑打电话,告诉他们自己恐怕是大限将至。
  生命是多么神奇的存在,生老病死又是多么让你难过的事情。一个人,从出身到死亡,短短数十载。在这个世界,你经历过的,或是没经历过的,统统带不走。只是两眼一闭,便再也不会醒来,很轻松的一件事情,也是最让人痛苦的分离。
  这个世上,没有什么事情比人的出生或是死亡更重要的了。出生,意味着你来到这个世界;死亡,便是你与这个世界的告别。陈默想想,人这一生,能做什么事情呢?出生,上学,工作,结婚,然后就是养家糊口,生儿育女。慢慢的被生活消耗精力,一点点老去,直到再也站不起来。陈默心里很堵,他突然觉得,人不应该这么活着。不应该是为了生活而生活,那么,人又该怎样过活?陈默也回答不上来,正因为如此,他才觉得心里更堵。
  “你爸那边,通知了吗?”董兰用手帕不停的抹眼泪,右手紧紧的抓住陈欣悦,怕是自己会支撑不住,转瞬间就晕过去。
  “通知过了,这时候,应该也正在赶去的路上。”陈欣悦像是哄孩子般的安慰母亲,好让她的母亲镇定些,以免过度伤心而悲痛欲绝。
  陈默坐在后面,也不说话,静静的看着前方。他现在说再多的话都是徒劳,没到医院便不知道结果,一切都是未知数。人的生命便是不可预知的存在,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都是情理之中。陈默看的开,并不代表别人也看的开。董兰对老人家有着特殊的情感,她是自己的婆婆,虽说婆媳之间必有芥蒂,但是她们之间的相处并没有太多的不愉快。陈老三是几个子女中最有出息的,老人家自然是看重,连带着对她这个儿媳也是相当喜爱。
  董兰出身书香门第之家,对婆婆敬重有佳,也是丈夫的贤内助。出得了厅堂,下得了厨房,让老人家对他更是满意。自董兰嫁入陈家,与老人家之间少有矛盾,婆媳关系一直相当和谐,让旁人好生羡慕。之后若不是因为陈老三的事业问题,董兰也跟着到a市,而老人家不愿从老家搬出来,这才少了几分往来。
  但是在董兰心底,对老人家一直是敬佩的。多年来,一直是老人家在管理陈家大小事务。这么多子女,都不是省油的灯,大小事情多如牛毛,若不是有人当家做主,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。
  只是岁月不饶人,老人家辛劳一生,晚年也没享过什么福,现在每天都在鬼门关徘徊。人生有时便是这样,辛劳一生,待到晚年想享享清福,却没料到即便是晚年,也不得清闲。
  很快便到了a市第一人民医院,陈欣悦搀扶着母亲,陈默也跟着下车。因为带着董兰,也不能够跑的太快。三人急急忙忙的赶去医院的十一楼,是医院的vip病房。
  推开门,便看到偌大的房间只有九姑和两个护士,而老人家脸色苍白,正躺在病床上,颚骨吐突出。眼睛微闭,看上去面无血色。旁边的护士在不停的记录着什么,另一位则是观察着各种仪器,也不知道医生到哪里去了。估计是知道救治无望,放弃了吧。而九姑则站在床边,小声的呜咽。
  “小妹,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里?”董兰看到这里,很不是滋味,问道,“都到这个样子,二哥四姐他们呢?”
  “三嫂,”九姑擦擦眼泪,想到那些哥哥姐姐们,火气不打一处来,“那些只认钱的白眼狼!父亲的遗产之前分的差不多,他们没拿到钱的早就不认这个家了。现在母亲只有家里一处老房子,他们听说要把房子给我,更是不闻不问。现在母亲这个样子,他们还一个个都说在赶来的路上,真是白养育他们那么多年!”
  陈默也感到心寒,拜金主义已经演化到这种地步了吗?那些长辈们他都见过,当初老爷子离世分遗产的时候,那是争的你死我活。到最后,本打算置身事外的人到成了最大的赢家,让他们新生怨恨。陈默心里明白,这些人就是为钱而活着的,没有钱,在他们眼里什么都不是。陈默为他们感到悲哀,更为有他们这样孩子的奶奶感到心酸。
  “趁着病人还有意识,有什么该说的话,趁早都说了吧。”一位护士毫不留情的说道,然后转身离开。
  这便是下最后通牒,老人家所剩的时间已经寥寥无几。董兰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,陈欣悦也哭的伤心。被周围的气氛感染,再加上陈默本身也难受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事实上,他与这位老人家的相处时间并不长。小时候的事情他都不怎么记得,自然对这位老人家也没有多大的印象。不过之后的事情他记得,这位老人家给他的印象还是相当不错的。和蔼可亲,不骄不躁。只可惜有一群不孝顺的儿女,不然晚年该是祥和安乐的。
  “我……我……还没死……你们……怎么就……哭成这个样子。”老人家的双眼微微睁着,睫毛不停的颤抖着,显得很是吃力。说话也是断断续续,有气无力。她看向陈欣悦他们的方向,示意他们过来。
  董兰一个健步迈上去,握住老人家的干枯的右手,哽咽道:“妈……”便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  “是老三……家的吧,”老人家视线模糊,看的并不真切,“好孩子,难得你还记着我……老二,老四他们呢……”
  四人面面相觑,一时之间不知道话该怎么接下去。最后还是九姑直白的说道:“妈,那些白眼狼,何必再提!”
  董兰瞪了九姑一眼,示意她不要再说,柔声细语的对老人家说道:“他们说一会就赶到,很快的。”
  “只怕我是……等不到了……”老人家不知道是想笑还是想叹气,结果竟咳嗽起来,待稍微平静,转而说道,“陈默那孩子……可来了?”
  没想到奶奶还记得他的名字,一般来说在,这种时候人已经开始犯糊涂,很多事情都搞不清了。
  陈默走到床边,说道:“奶奶,我就在旁边,有什么事,您说。”
  “好孩子……”老人家只是骨头的手,摸索着什么,陈默赶紧把手伸过去,握住。那只剩下一层皮和骨头的手指,摸起来和干枯的树皮无误。
  “这么多年……辛苦你了……”老人家缓缓气,继续说道,“有些事情,是该告诉你了……不然等我到了下面……也不能够睡得安稳。”
  陈默心里一颤,他猛然想起,多年前,他随父亲一起回老家。那晚他急于找厕所,误打误撞听到九姑和奶奶在谈论他的事情。当时年少,也没有在意。事后想想,其中的确有些古怪。但陈默也没有深究,因为他知道,九姑和奶奶隐瞒,必然有他们的理由。竟然不想让他知道,说明事情并不是什么好事。追究下去只怕对谁都不好,竟然如此,就当做不知道好了。
  而现在奶奶却要亲口告诉他,只怕是因为人将离去,不想再有什么遗憾。无所谓对错,无所谓好坏,该知道的始终要知道,至于怎么处理,那是要交给活着的人去做,去考虑的事情。他这个老太婆,终于无须再费神费力了。
  “事情太多……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……”老人家咳嗽两声,现在她每多说一句话,就要耗尽双倍的精力。
  九姑看不下去,打断老人家的话语,说道:“妈,就让我告诉陈默,你休息着吧。”
  老人家点点头,算是默许。她太累了,只怕故事没有讲完,她已经驾鹤西去了。
  “我也不拐弯抹角,直截了当的说吧。我六哥,也就是你爸,并不是你的亲生父亲。”九姑说的果然够直白,也不管陈默能不能够接受的了。
  “这?”董兰和陈欣悦皆是一惊,很显然,这件事情他们也并不知情。而事情的中心人物陈默似乎并不诧异,静静听着九姑的下文。
  “当年我们陈家还是一贫如洗,突然有一天,六哥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女人,还抱着一个孩子。说那是他的孩子,还要和那女人结婚。我母亲当时死活不同意,为此家里大闹一场。不过最终还是母亲认输,同意两人结婚。因为那女人给了父亲一笔不小的数目,说是当做嫁妆。父亲得到这笔钱,才有了后来的成功。在你三岁的时候,大病一场。全家都慌乱,因为需要输血,自然是找最亲近的人。可是你和你父亲的血型并不匹配,我才从中发现端倪。我和母亲几番逼问,才知道你并不是六哥的孩子,而是你母亲在认识他之前,便有的孩子。”
  陈默心冷,转瞬间,他竟然成了一位不知道父亲的野孩子。
  作者有话要说:很遗憾的告诉各位,混世魔王的专属仆人,到这里便告一段落。
  肯定会有人立即跳出来大骂:靠,作者,你这玩意算是什么结局?
  是的,不算是结局,所以说是告一段落。那是什么意思?还有后续?是的,有,但什么时候会出,我也不敢保证。
  妈的作者你就是个坑货!是的,我就是个坑。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