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十一章 往事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盐泉村的事情,任凭霜华想破脑袋也想不通,莫涯发现她的原因居然是因为声音。
  其实从一开始从骷髅兽手下救下霜华之后,莫涯便开始了怀疑,只是当时霜华的声音是纯粹的女声,所以莫涯一时间不敢断定,只是在后来慢慢的观察之中,莫涯心中有了大概的定论,于是决定引蛇出洞。
  这个机会除了莫涯之外,没有任何人知道,即使是碧影,而当时天绝阵的百名玄子,也都是在暗中训练,其余人并不知道。
  之所以选择在盐泉村,一是莫涯认为如果霜华真是妖魔的话,跟随队伍好几天的时间,也足够让她觉得动手的时机成熟。
  二是莫涯早已观察过盐泉村附近的地图,百名士兵在黑夜中借着周围茂盛的杂草躲藏,如果不细看的话,即使是有着数千年道行的霜华也难以发现,而霜华正是如此心态,她认为一切都是天衣无缝,所以并不在意周围的情况,却不知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导演一场独角戏而已。
  霜华成了莫涯天绝阵的第一次试验品,虽然是一次失败的阵法,却让莫涯看到了希望,若是没有阵法辅佐,百名士兵又怎么可能拦截的住霜华的千年道行呢。
  落叶纷飞,飘落在宽畅的大道之上,路心月坐下马蹄踩踏着遍地的落叶,在他的身后是长长的队伍,前面便是枫林了。
  路心月回头望了一眼,其中的百姓大多都是相互搀扶着,一部分年迈的早已被人背在背上,“大家注意了,前面休息”路心月告诉大家。
  枫林,其实并没有枫树,有的只是一片一望无际的似乎被烧焦过的土地,据说是因为上古时期,神魔大战之时,战至枫林,天神之力震古烁今,引发天雷,击打在枫林之上,整片枫林便在顷刻间被化为乌有,从此寸草不生。
  趁着队伍休整的时候,路心月走到红袖的面前,红袖双手环膝,坐在地上,似乎并没有看见路心月的到来。
  “吃点东西吧”路心月从怀中掏出半块饼,递给红袖。
  红袖看了路心月一眼,没有说话,继续低着头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从断不悔与两个孩子被桑烟葬之后,红袖便再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,若不是趁他睡着之后路心月曾经用流质的食物灌进她的嘴巴,或许红袖早已被饿死。
  路心月摇了摇头,坐在红袖的身边,远处烧焦的山脉看起来异常的扎眼,他不知道这样的生活还要持续多久。
  “报,将军”南面五十里处发现妖魔“突然一名士兵策马而来,还未休息的众人再次紧张了起来。
  “有多少妖魔”路心月皱着眉头问。
  “数量太多,不下千”士兵道。
  “马上启程”路心月下令,妖魔从后面追来,已经断了众人的退路,现在唯一的希望便是九黎的援军。
  疲惫的队伍只能再次启程,企图在妖魔追至之时与九黎的援军汇合,但是一个更坏的消息传来,前方斥候来报,北面众人前进的道路之上发现大批妖魔栖息。
  枫林两侧除了南北通道之外,根本无路可选,如今已经没有了退路,后面妖魔追至,来势汹汹,路心月唯有下令强行突围前方,至少可以打的栖息的妖魔一个措手不及。
  ......
  “将军,照此行进速度,天黑之前便能赶到枫林”队伍前端,莫涯旁边骑马的陈海说道,因为杨华的离去,陈海已经顶替了杨华的位置。
  “嗯,那就赶到枫林吧”莫涯看了看天,正当午时,而入秋的天气没有丝毫的炎热,微风一吹,反而有一丝清凉。
  ...
  枫林,焦黑的土地之上,路心月率军突围,却不料本是栖息的妖魔突然爆起,似乎早有准备,天机将士一时间死伤惨重。
  路心月唯有让唐镇与房崧崖二人各率五千将士护送百姓先行退去,而自己率一万将士与妖魔周旋,为大家争取时间。
  天机将士拼死而战,总算为护送的将士打开了一条道路,而随着百姓离去的红袖突然折反回来。
  “走啊”路心月怒吼,红袖却不为所动,朝妖魔而去,唐镇与房崧崖两人犹豫了一会,而后同时率军离去,不是他们不关心红袖,而是,与数万百姓相比,熟轻熟重,他们必须为百姓负责。
  红袖双手在怀中掏出两团红布,朝妖魔击打而去,红布径直而去,却犹如两根铁棍一般,击穿了前面两只妖魔。
  红袖本是天机营鼓手,一身修为不再断不悔之下,如今家不成家,生无可恋的她直入妖魔群中,犹如一头比妖魔更加凶猛的妖兽,不断的索取妖魔性命。
  路心月再顾不得其它,策马冲来,左右两把弯刀所过之处必然带走一只妖兵的性命。
  “走”路心月一把拉住红袖,将她提上马背,而妖兵早已将两人包围,鱼头怪那锈迹斑斑的钢叉不断的刺来,路心月为了护住红袖,身上早已血迹斑斑。
  “别管我”红袖怒吼,犹如一头暴怒的狮子,却奈何路心月将她死死的搂在怀中,任凭她挣扎。
  “总有一天,我会将我胸口的这轮弯月送给你”路心月说道,红袖突然便安静了下来,这是第二次了,路心月胸口有一轮弯月,这是她早已知道的事情。
  如果不是天意作弄,红袖本不应是他的大嫂,她才应该是他的妻。
  在青涩的少年时代,他们都是天机营备受关注的后起之秀。每一天晚上,她都会在洗衣服的时候,哼一些快乐的歌谣,她从来不知道,营地外的白桦林中,曾有一个男孩久久地站立,痴痴地听着,仿佛江边的水手在聆听潮汐起伏带来的天籁。
  然而都已经错过了。更勇敢率真的断不悔闯了进来,犹如风驰电掣闯入雾埃的骏马一般。在思量如何回应断不悔的示爱的日子里,她不止一次地见到他,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但知道自己在迟疑和犹豫什么。
  一次,她穿过营地,不经意间抬头,看见他在一群渡河训练的少年中,第一个抵达彼岸。他浑身湿漉漉地坐在河岸上,开心的笑容像一道阳光,映亮了整个河面。她朝他挥挥手,他看见了她,却突然拘谨了,笑容也僵住了,倒是断不悔热烈回应了她的挥手,在河那边又唱又跳,一群少年跟着哄闹起来……她看着他讪讪的样子,突然明了和憎恨了他的怯懦。她最终答应了断不悔的示爱,做了他的女人。
  后来夏天来了,那一年的夏天他们成为天机营正式的将领。天机四杰就将被派往天机外守护边疆城墙。
  那一天晚上,她踯躅到江边,心境一片寥廓安宁。而他喝了酒,正独自醉卧江滩。夜已深,灯火渐渐熄了,孤寂的夜,东去的江水,静谧的沙滩上,只剩下两个沉默的少年。
  身躯夭矫的他突然跃起,持刀在月色中临风一舞。收势时他问她:“我的武艺比起大哥如何?”红袖答:“有过之而无不及。”他想再问什么,却又胆怯了。整个夜空似乎都是他的,而他却不拥有她。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