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二章 突然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宋乔走到宋哲院子的时候,宋夫人早就已经在那儿,宋哲虚弱的躺在床上,面色苍白,额上全是虚汗,岳琼抿着唇儿站在一旁,不时的给他擦拭一下。
  谢大夫皱着眉,反复的把脉之后,道:“郎君最近可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?”
  宋哲微微摇头,便是这个细弱的动作都有些吃力,“不曾。”
  就好像一颗涨势良好的树木忽然之间倒塌一般,宋哲之间只觉得身子渐渐好转,精神也是愈发的饱满。
  谢大夫摇摇头,“郎君脉细虚弱,可老夫却是看不住是和症状,真是惭愧。”
  说完便转了身,收拾药箱子。
  “谢大夫,你再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宋夫人忙急切的问道。
  谢大夫叹气,“并非老夫不给看,而是看不了。”
  宋乔抿着唇站在一旁,咬了会儿牙,便转身出门去了。
  之前寻太医院的太医给宋哲看过,几个太医也是说他的身体在慢慢的好转,可是忽然之间,宋哲的身子如同前世一般,好似被人掏空了一样,躺在那儿浑身无力,宋乔觉得心中又是难受又是恐慌。
  她不可能接受如同前世一样的结果。
  她借了贺章的名义,求了几个太医来,几人也是和谢大夫一样束手无策。
  一时之间,宋家人更是陷入深沉之中。
  宋乔回到贺府的时候,整个人都木呆呆的,显然是遭受了十分的打击。为什么几乎所有的事情。都慢慢的偏离了前世,偏偏三兄这个病。却和前世一样,来的这般凶狠。
  贺老夫人连忙扶着宋乔坐在椅子上。命丫鬟倒了杯茶水,放入她的手中,关切的开口道:“莫要太过担忧,大郎他会想办法的。”
  宋乔抿抿唇,靠在贺老夫人身上,“阿娘,我阿兄病了,怎么办呢?”
  贺老夫人叹息,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。大抵便是如此吧。
  她拦住宋乔的身子,劝道:“你也莫担心,三郎是个好的,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,老天不会亏待他的。”
  可是前世的时候,老天便亏待他了呢。
  宋乔陷入前世的纠葛中,一时之间竟是脱不了身。她被那种种琐事,扰的只觉头疼不已,便是连晚膳都未用。便躺倒床上去了。
  贺章回转之后,贺老夫人拉着他悄声问道:“案子怎么样了?”
  贺章应了声,道:“若是梅家肯放手的话,也未必没有转圜的余地。”可偏偏梅家咬死了杀人偿命。完全不在乎梁家和宋家。至于宋慕昀,贺章低叹,想必也并非是那么愿意救梁静。毕竟一个是女儿一个是儿媳。
  怪只怪他不知这个女儿到底是什么面目。便是知道了也不能如何了,人死灯灭。前世种种一了百了,宋慕昀想必就连怨愤都做不到了。
  贺老夫人又同贺章说了宋三郎的事儿。最后道:“我记得十年前,你刚刚入朝的时候说过,道是太医院有位年轻的太医,虽然医术极好可为人却是桀骜不驯,得罪了当时的宠妃,被官家贬斥了。你还记得吗?”
  贺章点点头,他自然是记得的。
  “你看看,能不能寻到此人,总归是个念想。”
  “我知道了。阿娘,你先歇着,莫要跟着操心了。我先去看看阿乔。”
  “我看她心情不太好,你多宽慰她一下。”贺老夫人叮嘱。
  贺章自然是应的。
  宋乔却是睡不着的,她躺在那儿,双手交叠放在小腹上,睁着双眸愣愣的看着帐顶,脑中混混沌沌的什么都想不出,却又纷纷乱乱的什么东西都冒进来。
  贺章进来的时候一室清冷,宋乔连烛火都没有让人点上。他心中叹息一声,摸到床边,果然依稀看到她明亮的双眸。他坐了下去,伸手过去摸了摸她满头的秀发,柔声道:“阿乔。”
  “嗯。”宋乔应了一声,便在贺章的搀扶下爬了起来,窝进了他的怀中,轻轻的叹了口气。
  贺章轻缓的搂着她,软声说道:“阿乔莫要担忧。总会有办法的。”他方才已经命令老梁前去寻人了,若是老天帮着宋哲的话,便是一定能够找着的。
  宋乔又是嗯了一声,却没有开口说话。
  贺章便也没有开口。
  顿了一会儿,宋乔道:“四兄说他很爱梁静,如果梁静就这么定罪了……”
  “想必四兄下半辈子都不会过得好。阿兄他很疼我的,我小的时候很调皮,犯了错都是他替我顶着,为此没少挨了父亲的训斥。长大之后,无论我想要什么,他都有求必应。这次也是一样,明明快要参加武举考试,明明很想陪在梁静的身边看着她生产。可是……”
  “他终究是帮了我。之前我想着那就原谅梁静吧,只要阿兄过的好,那一点芥蒂我不想介意了。可是为什么呢,她也会这样的人。明明知道那般做会害了我一辈子,可是为了她自己她依然是做了。夫君,你说我之前是不是特别的蠢,所以要好的两个人都有别样的心思,我却傻乎乎的看不出来。”
  “我还以为她们一个善良一个爽朗,皆是这世间最好的姑娘。若不是……”
  贺章静静的听着宋乔细细的说着这些话儿,待她说完之后,他将人搂的更紧了一些,道:“我的阿乔不是蠢,是太过纯良。”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