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穿越小说 > 大唐第一村 > 第八六六章:席家添丁
    夜里,席云飞被人从睡梦中叫醒。

    好些日子不见的大山正一脸焦急的拽着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二郎,生,要生了。”

    能让日常木讷的大山露出慌张神色,席云飞马上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我大嫂要生了?”

    大山连连点头,拿过一旁屏风上挂着的外套丢给席云飞,道:“刘姨让我来叫你,赶紧。”

    席云飞喜出望外,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,穿好衣服,跟着大山急忙朝大哥的院子跑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不少小厮和丫鬟已经忙活开来。

    小厮抱着早就准备好的烟花爆竹,一个劲儿的往大门口搬去。

    丫鬟们则是烧水煮汤,生火做饭,这个年代生孩子是个体力活儿,不仅孕妇辛苦,身边帮忙的人也都要跟着熬。

    跑着来到大哥夫妻俩居住的小院子里,村里的叔伯姑婶们已经挤得里外各三圈。

    大哥席君买和父亲席开山被乔二爷等人围着,几个长辈正耐心的安慰心急如焚的席君买。

    第一次当爹,席君买此时跟热锅上的蚂蚁差不多,一刻都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见到弟弟来了,席君买拉过席云飞的手臂,用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问道:“二郎,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帮帮裳儿,止痛药,对,你之前给护廷队的止痛药还有吗?”

    关心则乱,席云飞伸手拉住大哥,宽慰道:“你就别瞎折腾了,生孩子这种事情你我都不懂,还是交给稳婆吧。”

    席君买张了张嘴,扭头朝里屋看去,屋子里灯火通明,大门上的纱窗人影来回晃动,最要命的是,李云裳的痛呼声听得外面的几人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哪怕席云飞知道生孩子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,但真的亲耳听到大嫂声音里夹杂的痛苦,也不免心中一阵不忍,恍惚间回过头朝身后看去……木紫衣娇喘着气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我,我进去看看?”

    木紫衣得到消息就火急火燎赶了过来,席家庄很大,下沟村和席家人都住在东厢房,而木紫衣住的则是较远的西厢房,那里也是之前李渊和李世民住过的地方,如今李承乾和李丽质兄妹还住在那里呢。

    木紫衣见到兄弟俩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,走到席云飞身旁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心急如焚的席君买闻言,连连点头,道:“对,木姑娘,你赶紧进去看看,要是裳儿有什么想说的话,或者什么想要的东西,麻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大哥,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,紫衣进去了也一样,再者说了,要真有事情,娘早就出来叫你了,别操心了,你就等着抱孩子就行。”

    席云飞打断大哥的话,拉着木紫衣走到一旁的石桌坐下,看着素颜的木紫衣,那张带着点点红晕的脸蛋儿,鬼使神差的说道:“紫衣,你看看,生孩子很辛苦的。”

    木紫衣先是一怔,接着双颊大红,羞赧的抿着朱唇,道:“我当然知道生孩子辛苦,可是,生儿育女本就是我们女子一辈子最大的使命,难道你还想给我剥夺了不成?”

    席云飞见美人如花,忍不住伸手握住木紫衣的小手,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,我……我只是不想你也这么痛苦。”

    木紫衣闻言,杏眼微微抬起,直视席云飞,道:“怎么,你心疼我了?”

    “这,这都哪跟哪啊,算了,我不说了,反正生孩子的人是你,又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席云飞心虚的躲过木紫衣的眼神,只是通红的耳朵已经出卖了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木紫衣善于察言观色,一眼就看穿了席云飞的小手段,心中只觉得无比幸福,但又听席云飞后面一句话,不由得怒上心头,伸手钳住席云飞腰间的软肉,便是一拧。

    院子里,忽然响起一声杀猪般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众人回头看来,席云飞尴尬的捂着肚子,恶狠狠的瞪着木紫衣,这一掐可是够狠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屋子里的李云裳也大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是许多妇人的欢呼,然后是一道嘹亮的哭声。

    “生了,生了,是个男娃,是个男娃……”

    报喜的稳婆推开房门跑了出来,院子里准备了热水新衣的丫鬟立刻涌了进去。

    那稳婆出来后不久,刘氏与妹妹刘英也一来疲惫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刘氏走到席君买跟前,伸手在儿子的脑门敲了一下,慈爱的说道:“以后你也是当爹的人了,裳儿是个好样的,母子平安,也没有多少折腾,以后要做一个好丈夫,也要做一个好父亲。”

    席君买两眼通红,看着母亲疲惫的双眼,哽咽着疯狂点头。

    席云飞拉着木紫衣的手走了过来,木紫衣丢下他,走到刘氏身旁,扶着刘氏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刘姨,您也累了,我先扶您回去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刘氏闻言,微微摇了摇头,伸手拍着木紫衣的手背,笑着说道:“不急,我还想进去抱抱我的小乖孙呢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席云飞也笑了出来,母子平安是个好消息,院子里原本沉闷的气氛瞬间热络了起来,村民们脸上个个带着笑意,乔二爷几人还约着去喝通宵酒。

    席君买初为人父,心情依旧忐忑,看着里屋忙碌的身影,还有丫鬟们包裹着血迹拿出来的床单,急忙问道:“娘,我,我能进去了吗,我想看看裳儿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院门口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李靖和张出尘夫妇终于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亲家,裳儿呢,我家裳儿呢?”张出尘见到刘氏,急忙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刘氏也主动走了两步,两人相互搀扶着彼此,得知女儿性命无忧,张出尘高兴得直接落下了眼泪,早有准备的刘氏急忙从怀里掏出手帕,又是好一番安慰。

    不多时,整理好里屋秽物的稳婆们走了出来,笑呵呵的朝刘氏说道:“老夫人,一切都处置妥当了,呵呵,恭喜恭喜呀,娃儿重七斤八两,老婆子我接生这么多年,这娃儿是我见过最壮实的。”

    刘氏笑着朝对方点了点头,一旁,早就准备好红包的丫鬟将两个托盘送了上来,四五个稳婆一人得了一袋金叶子,少说也有七八片之多。

    稳婆都是人精,一摸就知道钱袋子装的什么,没想到席家如此财大气粗,当场又是好一番奉承,几个稳婆轮流为刘氏交待抚育孩子的方法,要不是现场男人太多不方便,她们怕是连怎么催奶都要普及一遍……

    送走稳婆后,一家人才有机会进屋,但一次只能进去四个,几人相视一眼,最终两方的家长先进去,初为人父的席君买被无情的分到了第二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