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我的绝世谪仙 > 第六十五章 我要把他救回来
    “只要用鲛珠泣泪就能把墨哥哥救回来!”涟笙眼里闪着光,高兴道。

    “墨哥哥,你不能死!”涟笙一边往回走,一边喃喃道。

    她飞奔到墨珩的床榻边,轻轻握起他的手,他的手如冰块一样。

    天玄站在她的身旁,安慰道:“墨珩一定会早日醒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一定会的。”涟笙点点头。

    涟笙凝望着墨珩,声音微颤,道:“天玄,你知道吗?其实我跟墨哥哥并不是夫妻。”

    天玄不知道为什么涟笙要对自己说这些话,可是他依旧静静站在她的身旁认真听她继续说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为什么她同墨珩成了婚却不是夫妻。

    只听她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“墨哥哥是个很傻的人,那时候我们鲛人族被灭族,墨哥哥为了保下我,于是就请天帝下诏娶了我,因为他知道只有我在他的身边才会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我和墨哥哥只有夫妻之名,并无夫妻之实,他与我相敬如宾,我们之间的关系只是兄妹。

    他的确是娶了我,可是他也失去了自由。

    他心里有喜爱的人,却不能同那个人在一起。

    你看,他是不是一个很傻的人啊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总不为自己考虑?

    好希望他可以为自己任性一回。

    活的像自己。”

    天玄想起了他同墨珩两人一起前往天涯海角所发生的事,心里不禁一颤。

    是啊!这个人虽然表面冷冰冰的,可是心却格外的温暖。

    总是把一切都默默扛下,做着一切傻事。

    涟笙断断续续继续道:“他一直把我当作亲妹妹一样对待,包容我的任性,包容我的一切。

    他是我的家人。

    好希望真的变成他的亲妹妹啊!这样我就真的是他的家人了。

    他这么好的人,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?”

    “涟笙……墨珩,一定会好的……”天玄安慰道。

    他真的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人。

    “嗯,我也这么觉得。”涟笙笑着道,此刻她终于抬起头看着天玄道:“天玄,我有些话想跟墨珩说,可不可以让我跟他单独待一会儿?”

    天玄看着眼睛红红的涟笙,点了点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随后就缓缓离开了屋子,关好了屋门。

    或许这个时候让她一个人呆着会好一点。

    涟笙将墨珩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旁,笑着说道:“墨哥哥,你很快就可以回来了……笙儿一定会将你救回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个人继续低声喃喃道:“墨哥哥,其实我有很多话都想跟你说,可是我知道有很多话,即使我说出口,都没有什么用的,所以我一直把话藏在心里,从来都没有说过。

    墨哥哥,笙儿是喜欢你的,可是我知道这是我的非分之想,因为墨哥哥不喜欢笙儿,喜欢的是白姐姐。

    你别以为女生都是蠢笨的,其实她们都很敏感,有时候你的一个眼神,一句话语,都可以把你看透了。

    你看向白姐姐的那种眼神,是我这辈子都得不来的。

    你看着我的时候总是那样的柔和慈爱,就像是一个大哥哥在看小妹妹那样,所以我知道在你眼里,我永远都是你的妹妹。

    我就想能当你的妹妹已经是一件很好的事了,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?

    你教过我做人要清正,所以很多时候不该僭越的地方,我根本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。

    爱情应该是干净的,所以我不希望我的感情里带着些脏污的东西。

    所以我不愿意在爱情里做一个卑劣的坏人。

    其实我知道白姐姐也是喜欢你的,你们两个人两情相悦,就是因为我却不能在一起,你看我的出现是多糟糕的一件事啊!

    原谅我曾经的任性,我做了很多令你为难的事,而你却一直默默护着我,从不责备我。

    你真是一个称职的长辈呢!

    哈哈哈!

    墨哥哥,好希望我能亲眼看着你和白姐姐成亲啊!这样就能了却我的一桩心事了。

    可惜我可能不能再看到了。

    墨哥哥,若是有来生,我真希望可以再当你的妹妹,最好是亲生的那种,被你照顾着,呵护着,真好。

    这样我比白姐姐早点认识你,好像我还能沾点便宜似的。”

    涟笙不自禁笑了笑,觉得自己真有趣。

    她缓缓走到了书桌前,拿起墨珩以前书写的毛笔,在砚台上沾了沾墨,微笑着落在了淡黄色的宣纸上。

    写完一切,她将信纸塞进了昏黄的信封里,在信封上写着:“墨珩亲启。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然后她缓缓走到了墨珩的面前,她缓缓运功调息,逐渐手中蓝光亮起,一颗水蓝色的宝珠出现在她的掌心。

    她看着手中那颗还在散发光芒的宝珠,笑的淡然,喃喃道:“墨哥哥,笙儿现在就来救你。”

    鲛珠泣泪飞悬于墨珩的身上,随着那道湛蓝色的光慢慢洒在墨珩的身上,墨珩身上缓缓飞出了黑色的魔气,苍白的脸色也渐渐有了缓和,慢慢有了血色。

    涟笙的额头上都是豆大的汗珠,她笑着道:“墨哥哥,你马上就要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那颗鲛珠泣泪慢慢消散,涟笙的身子也跟着慢慢消散起来,像是化作了一缕青烟,如梦似幻的,只要一阵风轻轻吹来,她立刻就要不见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天玄推门而入,看到了已经变得透明的涟笙。

    他惊觉不妙:“涟笙!你怎么了!”

    涟笙转头看了天玄一眼,笑着道:“我要走了……墨哥哥……记得让墨哥哥看那封信……让他不要为我难过……我只是去了一个更好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涟笙跟着那颗鲛珠泣泪一起缓缓的消失在空气里。

    “涟笙!”天玄大喊,可是眼前的涟笙已经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放佛自己刚才看到的是一场梦!天玄揉了揉眼睛,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他急忙跑到涟笙刚才所指的书桌前,只见书桌上静静地躺着一封涟笙的亲笔信。

    信上还写着:“墨珩亲启。”

    天玄拿起那封信看着,手中那触感还存在着,原来刚才自己看到的并不是一个梦。

    涟笙真的没了!

    天玄急忙跑到墨珩的身边,伸指在空中探了探墨珩的仙身,墨珩身上的魔核已经彻底清除干净!仙身已经纯净!就连仙核也丝毫没有任何的损坏。

    墨珩被救好了!

    但是天玄猛然发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。

    涟笙用自己的生命救回了墨珩,而她彻底灰飞烟灭了!

    那日的天空中飘着连绵细雨,如江南烟雨般柔弱哀伤,天界何曾下过这般的雨。

    院中的那棵梨花树在绵绵细雨中被滋润着,成长着。

    白色的花瓣跟着迷蒙的细雨一起纷纷扬扬的掉落下来,落在泥地里却依旧掩盖不了它洁白如雪的颜色。

    再过些时日,这棵梨花树会长得更加挺拔,梨花花瓣也会变得更加璀璨。

    雨停了,天晴了,地面上的那些水被迅速蒸发,天界如从来没有下过雨一样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日,墨珩缓缓睁开了眼睛,他觉得浑身并没有多大的痛感,感觉轻松了不少,眼前是白纱床帘,这熟悉的场景,他才发觉自己已经回到了天界。

    他又看了看身上的衣衫发现早已经变回了雪色,想起一万年前的事,他此刻感觉像是做了个可怕的噩梦。

    突然屋门被轻轻推开,一个挺拔的身躯出现在他的面前,那人笑着道:“墨珩仙尊,你醒啦?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张如往日那样嬉笑的脸,墨珩眸色减柔,应道:“嗯,我醒了。”

    天玄将墨珩从床上缓缓扶起,在他身后垫好了枕头,墨珩靠在床头,侧望着天玄,脸色惨白,眼睫低垂。

    黑色的长发泼洒下来,衬得他的五官更加清晰,眉眼更加俊挺。

    天玄坐在墨珩的床头前,很多事他不知道该从何提起,那时候墨珩回来是神智不清,昏迷不醒的状态,所以很多事并不会知道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天玄,书书回来了吗?”墨珩问道。

    他依稀记得在迷迷糊糊之中听到了白书书对自己说的话,她说要跟自己一起回来的。

    天玄脸色一沉,欲言又止,道:“书书……”

    墨珩感觉出天玄话中的犹豫,心里预感不妙,连忙追问道:“书书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天玄抬起头看向墨珩,道:“书书她不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我记得我好像在魔界听到她的声音,我记得她跟我说,她要同我一起回来。”墨珩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魔界?”天玄感觉疑惑,他知道白书书一直不在天界,可是从没想到她竟然敢独自前往魔界,而墨珩就在魔界,也就是说白书书前往魔界就是为了救回墨珩吗?

    所以白书书给自己的书信上所写的心里有喜欢的人,这个人就是墨珩吗?

    天玄被自己的发现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确定在魔界遇到的人真的是书书吗?”天玄不敢相信道。

    墨珩肯定的点了点头,回答道:“是的,真的是书书,我敢肯定。”

    可是天玄将墨珩救回天界的时候,书书并没有跟着一起回来,也就是说她还留在魔界里?

    “书书,她在哪里?”墨珩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天玄蹙眉,脸色沉了沉,慢慢道:“可能你不敢相信,其实我也不敢相信,可是这是现在唯一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答案?”墨珩问道。

    “书书现在还在魔界里。”天玄的心绪混乱极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怎么可能?她明明对我说要跟我一起回来的,她怎么可能还在魔界里?你是不是骗我?”墨珩情绪激动道,他怎么能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天玄心里像被塞进了一块硬铁,沉重极了,又心乱如麻,道:“我也不敢相信,我怎么会相信书书会在魔界里。”他已经有些哽咽,继续道:“我也希望我是骗你的!”

    天玄身子有些细微的颤抖,他缓缓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那封书信,颤抖着手慢慢递到墨珩的面前,他静了静情绪,道:“这封信你看一下吧……是涟笙要我给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笙儿的信?”墨珩看着眼前的信有些疑惑,追问道:“为何笙儿要给我写信?她不在天界吗?有什么话她不能当面告诉我?”

    天玄垂着头,看向地面,低声喃喃道:“涟笙她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笙儿走了?她会走去哪里?”墨珩声色哑然。

    “她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,永远都不会回来了……”天玄实在无法告诉墨珩,涟笙已经灰飞烟灭了。

    墨珩缓缓打开信封,从信封中拿出了那封淡黄色的书信,缓缓展开,只见隽秀的字迹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墨哥哥:

    见字如面。

    有很多话,笙儿都想跟你说,只是我都没有机会再当面告诉你了。

    因为我已经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,永远也不会回来了。在那里,有父皇,有母后,有我的族人。我终于可以永远同他们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也许你会怪我,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决定,可是看着墨哥哥危在旦夕,我又怎么能见死不救?就同当年你救我之时一样,可能跟着你许久,我也学会了你大义凛然的模样。

    原谅笙儿的任性,可是我觉得这是我今生做的最正确的决定,终于做了一件勇敢的事。

    我是绝不会后悔的。

    这辈子最开心的事就是能成为墨哥哥的妹妹,被你保护着,照顾着。

    那一天你牵着我的手说,笙儿,我们回家吧。我真的好感动,因为我身边已经一无所有了,可是墨哥哥还会不离不弃的陪伴着我,忍受着我的任性,把我当成家人。

    有墨哥哥这样一个家人可真好,若有来世,真希望我能成为墨哥哥的亲妹妹,被你关心宠爱着。

    看我又在说玩笑话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墨哥哥同白姐姐一直都是两情相悦,可是我却做了你们之间的一座大山,真是不该。白姐姐人美心善,我也十分喜欢,心想着,盼望着,可以有一天亲眼看到你们的婚礼,可惜如今却再也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若是墨哥哥在意我的想法,就不要再隐藏压抑自己的感情,既然是爱着白姐姐的,就同白姐姐共结连理,永远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也是我最后的夙愿,这样我同父皇母后以及族人会在天上开心的看着你们,祝福你们的。

    涟笙留书

    墨珩看着信,眼泪簌簌而落,泪水一滴一滴的落在眼前的宣纸上,洇出一个又一个的水印子。

    “笙儿她做了什么傻事?”墨珩低喃道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她取出了自己身体里的鲛珠泣泪,用它救了你。”天玄道。

    “鲛珠泣泪……”墨珩身子微颤起来,大哭道:“她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?太傻了!真是太傻了!”

    “她在走之前还叮嘱着我,一定要让你看这封信,说一定不要让你难过……她只是去了一个更好的地方……”天玄颤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会不难过……她可是我的家人啊……”墨珩泣不成声道。